付一笑

#凯源# 甜甜的 【#初吻##First Kiss#】

脑洞的彼方:

“老王,之前粉丝送你的零食你都放哪儿了?”王源站在王俊凯的卧室里,冲一墙之隔小书房里的人喊话。


“蓝色衣柜第二层。”


“哦,知道了。”


王源熟门熟路地打开柜子,躬身开始淘腾。现在天色还早,王俊凯肯定是要写作业,他得找点好吃的好玩的来打发时间。


巧克力,薯片,芒果干…王源一边往怀里塞东西一边琢磨,明明每天都微信短信电话的联系,可为什么还是迫不及待地想要见面,又费尽心思地不想分开呢? 


就好像明明已经互相讲了喜欢,可却还是觉得缺少了什么…




王俊凯搁了笔,转头看王源抱了满怀的零食和漫画进了书房,嘴里还叼着根棒棒糖,腮帮子鼓得圆圆的。


就这样,进来的时候还不忘关门。


“别吃太多薯片,过几天就要去上节目,你得保护嗓子。”


“恩,知道了。”王源听话地把正要撕开的薯片丢到一旁,犹豫了下,拆了包MM豆,然后忧伤地望着王俊凯又开始奋笔疾书的背影,抱怨 “哎,初三真恐怖。”


王俊凯低头抿了下唇,没应。


王源也不打扰他,自娱自乐了会儿,将那包巧克力糖凑近比较亮的窗边,挑挑拣拣好久,找出来几个不同颜色的MM豆。


“喏,给你个土霸橙。” 王源将手心里五颜六色的糖探到王俊凯眼前。


王俊凯犹豫了一秒,捏了颗绿色的塞进嘴里。


王源笑弯了眼睛,收回手就把土霸橙挑出来自己吃了。




“诶,老王,这拍立得谁送你的?挺好看。”王源自己玩儿了会,无聊了就四处找新鲜的,他咬了口威化,踮着脚从书柜上拿下来一个白色的相机。


“你喜欢就送你。”王俊凯写完一张卷子,仔细地折好夹进课本里。


“你这还没用过吧?我看着挺新的。”


“恩,没用过。”


“那你先帮我拍一张,我要当第一张。”


“等我找找相机纸……”


“还没装相纸啊,那算了,你先写作业吧。”王俊凯应着话起身要翻柜子,王源生怕耽误他学习,赶紧阻拦,想了想又添了一句“不如你拿手机帮我拍一张,我跟它合个影。”


“好,你靠墙站。”




王俊凯拍完就把自己手机递给了王源,又坐回去。王源拉过电脑桌的转椅坐好,捧着两个手机拿微信传照片,原图发送完毕,他盯着聊天背景图里两个人的合影,有些出神。


王俊凯对自己很好,无论是作为朋友,队长,还是男朋友。


走机场总是书包哪个重就背哪个,在后台会牵着他的手叮嘱他放松不要紧张,连飞机降落时王俊凯叫醒他的方式都温柔得可以化解一切起床气……但,总归缺少点什么,王源觉得,他分不清王俊凯作为朋友,队长或男朋友的角色,似乎哪个角色之于自己,都一样。




手里的屏幕暗下去,王源点开home键,锁屏是自己举着Karry灯牌的照片,他输入1108,主屏幕是两个人的合照。他们两个的手机,若没了手机壳,被弄混了都有可能。解锁都是对方的生日,墙纸也不是合照就是彼此的照片。


王源发现,他们俩的相处模式似乎并没有在表白后产生任何变化,就好像,同一个口味的糖,只是换了糖纸包装而已。




“哎……好烦。”他小声嘟囔了句,随手摸了盒POCKY,抽出一根,看也没看,咬下去才惊觉是抹茶味的。


他不太喜欢抹茶味,总觉得有点苦。


可这一次他也没立马吐出来,他就这么叼着,有丝丝带着奶香的苦味渗入他的舌间,反而营造出了些甜蜜忧郁的错觉。




王俊凯写完试题转头的时候,看到的就是这个画面。


王源叼着根pocky歪靠着转椅,盯着他所在的方向发呆,可却又不像在看他,因为那人连自己起身了都没发现。


王俊凯忍不住走近,眼睛好看,鼻子好看,微翘的嘴角好看,他喜欢极了王源在人潮中属于自己的画面。


王俊凯不知道自己眼睛里到底能叠进去了多少重王源的影子,多到他睁眼闭眼,睡着还是醒着,都无法忘怀。 夕阳的光晕落在脚下,他一步步踩上去,将自己的影子与之替换。




“想什么呢?”


王源被突如其来的问话惊醒,他习惯性地抬头应了声 “啊?”


嘴里的pocky掉在地上,王俊凯好笑地看了他一眼,躬身拾起来丢进垃圾桶,然后又抽出一根递给他。


王源脑子依然旷旷的,他眼睛还未适应关了台灯便暗下来的书房,咬着新的pocky想要起身开顶灯,还没站稳却被按着肩膀又坐了下去。


下一秒,就被突然贴近的人压迫着背抵上椅靠,转椅的弹簧发出轻微的响声,却无法盖过耳边虽然低沉但清晰的问话。


“什么味道?”


“唔?”


“我问你什么味道?”


“…什么…?”


“那我自己试试好了。”


王源的大脑依旧处于当机状态,光线愈加晦暗,他现在唯二能确认的便是他听不懂王俊凯的问话,以及王俊凯咬上了pocky的另一端,且越凑越近。




鼻息相抵,缠绕出颤抖的呼吸,然后长长的睫毛不知从何种角度轻扫过脸颊,谁的嘴角温存地停在近到不能再近的距离,pocky还剩一厘米。


王源紧张地朝后缩了下,垂下眼帘,他感觉胸腔里像是突然空了一般,空得连心脏跳动都有回音,周身平日熙熙攘攘的血液瞬间都涌至耳朵,然后充塞了大脑。


pocky还剩一厘米,王俊凯并无动作。


王源终于凭着本能抬了眼睛,却正好看见自己映入那双近在咫尺的沉色的眸子,重重叠叠,那里面不知早已私藏了多少个自己,但他肯定地知道,每一个似乎都再不单单属于他。心跳的回声,停止。




就像一场久盼不至的雨终于落入汪洋,王源垂了睫毛,放松口中的pocky,扬起嘴角。


柔软的触感轻碾上半开的唇,虎牙不小心蹭过时带起颤栗,后脑勺的头发被压在腕间,手指骨节分明地拢着烫红的右耳,然后齿间的pocky便被窃了去。王源有些留恋地探舌去寻,却不小心舔上弧度完美的嘴角,接着即被啄了,牵往更令人徘徊的温热处,陷落。


王源单手抵在那人胸膛,不自觉地用力,另一只手抓了座椅,不敢放松。


霞光隐落,飞鸟倦鸣。他怀疑自己就要永远迷失在这日暮之下无端的旅途,甚至不愿找到落脚点作些许停留,直到客厅有电话铃声响起,接着拖踏的脚步路过房门。




转椅噌地从王俊凯臂弯下面滑出来,王源弹起身,丢下一堆零食,去捞门把手 “好晚了,我回家。”


话音还未落,就被人扳着肩膀转过身,背抵门,下巴上仰。


“嘘”


王俊凯比了个噤声的动作,抬手替面前人理了理压乱了的留海,将手臂探去拿拍立得,对准王源,按下快门。


“啊!……你?”


不是说没相纸么?质疑还没问出口,那人复又贴上来,王源偏了下头,于是只感觉他上唇擦过自己耳廓,留下一句话。


“下次想约我做坏事,记得不仅要关门,还要锁门~”


王源羞得瞪大了眼睛,正准备拿拳头砸扁这坏笑着又欠揍的脸,下一秒就被推出了房间。




“快去换鞋子,我送你回家。”


“不用你送。”


“听话,我顺便回学校拿落下的书。”


王源只好埋着头冲向客厅,阿姨还在接电话,根本没注意到他。他飞速地穿了鞋子,拎着开衫外套,推门跑下楼梯。


王俊凯看着像是要去英勇就义的人的背影,认命地帮他整理好根本就忘了背的书包,顺手把拍立得塞进去,拉链拉到一半,又随手丢进去了两包咽喉糖。




重庆的夜晚满街霓虹,单车轮子转动着穿过虚虚晃晃的灯影。王源一言不发,将依然烫得厉害的耳朵贴在王俊凯后背上,一会儿假装抬头看星星,一会儿抿着嘴低头看路面。


“原来抹茶是甜的。” 王俊凯捏了下环在腰间的手,话音里带着笑。


“明明是苦的。”


“甜的。”


“不可能,苦的。”


“反正我感觉是甜的。”


“那是因为我之前吃了棒棒糖!”


“哦~”


王源不服气地辩论,说到后来才发现又被带坑里了,他赌气松了手,在车后座王俊凯看不到的地方比划着拳脚。


王俊凯不看也知道他在干嘛,探着胳膊将人往靠近自己的安全方向带了带以免这个蠢货掉下去,便又弯着眼睛继续安静地骑车了。




夜空挂了些许零星的暗云,就那么悠闲地飘着,看不真切里面浮动着多少太阳升起后将被照亮的缱绻的梦。




不出多时,学校附近小区楼的阳台上,有个少年搬了凳子出来坐着,他将冒着冷气的冰棍儿贴在脸上,又傻又得意地舔了舔唇角,举起拍立得咔嚓出一张星空。


而教学楼某扇窗户亮起又暗,有谁取了化学课本,懒懒地倚在走廊上随意翻看,月光掠过书页,元素周期表附录的右上角,“源能量”三个字旁边,笨拙地画了一颗心。




整个夜晚的空气,都甜甜的。








END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有朋友点梗我就写了,设定是已表白,哎……为了写这篇,我简直把初中时代所有甜腻的歌都翻出来……熬夜听着写……


总之,希望大家喜欢吧~<(=❤w❤=)>

评论

热度(301)